軍事家-全球防衛雜誌第一九二期   


國防大揭密!嵩山雷達站首次開放

編輯部嵩山雷達站採訪報導
        國防部於7月18日邀請軍事記者團,參觀台灣北部的防空重鎮嵩山雷達站,這是這座雷達站自1968年成軍以來,首次開放並供媒體參觀管制中心內,官兵執行領空監視作業的實際狀況。
        軍方一向極少對外公開戰管系統,因此這項活動應是軍方為了證明對於當面敵情能夠確實掌握。另外,對於遭到大砍的國防預算,似乎也有爭取「復活」的效果。空軍嵩山雷達站位於大屯火山群最北方的竹子山頂,海拔高度三千多呎,從陽金公路位於鞍部的岔道出發,要20分鐘左右循著狹窄山路的車程。部隊的正式番號是空軍第一作戰管制中心,是空軍作戰司令部下的四大戰管中心(CRC)之一,在以往的台海空戰中,第一CRC曾經多次指揮飛行員迎戰,先後創下擊落十八架米格機的紀錄。1968年由北縣石門鄉遷至現址。中心主任鍾承翰上校指出,戰管部隊的任務是負責台灣防空識別區內雷情監視、航空管制、敵我識別,並指揮防空武器應戰,官兵都是24小時三班制值勤。雷達上發現的任何目標,都由士官立刻描繪在戰情顯示板上,並標注敵我、航向、速度等資訊,顯示板上也呈現我軍的攔截兵力、防空飛彈與防砲的備戰狀況,供現場值班管制官監視敵情,所有的資訊都不斷地更新。一旦發現敵機越境,CRC在獲得上級授權下,可以直接相關單位接敵迎戰。
        由於這種以人工處理敵機資訊的方式會不會過於落伍?戰管聯隊長王天海少將指出,空軍已經建構完成「強網」防空指揮系統後,軍方所有雷達站獲得的資訊,都會以資料鍊直接傳至位於公館蟾蜍山坑道內的作戰司令部空管中心,空管中心內採取全自動作業,而本雷達站也將換裝區域自動化系統,以後就不用人工進行雷達描跡。
        位於高山峰頂的雷達站風景極佳,可以眺望大半個北海岸,但每年也只有6月到9月算是比較舒服的季節,因為溫度比平地大約低7度,其他時候幾乎永遠籠罩在雲霧中,到了冬天,雷達站位於東北季風迎風面,平均溫度在攝氏12度到-3度間,寒流一來甚至會下雪,非常辛苦。儘管如此,鍾主任表示,基地官兵仍能保持高昂士氣,絕不讓敵人有越雷池一步的機會,也希望民眾能給官兵多一點掌聲。
        空軍的防空中樞,是位於公館蟾蜍山坑道內的空軍作戰司令部,在洛克希德公司設計的「強網」系統下,所有軍民用雷達站所獲得的資訊,都透過資料鍊自動顯示在司令部的戰情顯示幕上,作戰司令部也可以直接管制每一架在空機。雖然現在作戰司令部已經可以直接執行管制,但為提防系統損壞,各雷達站仍然保持指揮管制能力。
        作戰司令部之下是作戰管制中心(CRC),分別位在臺北嵩山、新竹樂山、澎湖馬公、花蓮美崙山,再下一層是管制報告中隊(CRP),如金門太武山、東引、台中外埔、高雄大岡山、屏東大漢山等,在上述雷達的死角,又有報告分隊(RP),如石門、鵝鑾鼻、三貂角、金門尚義、台東志航等地。地面雷達站的設置地點,通常以高山為主,海濱為輔,因為雷達位置高,偵測距離遠,也避免海面雜訊,但是高山雷達站無法兼顧低空,因此還是要在海邊設立雷達站。各雷達站的搜索半徑在兩百海浬以上,足以看到浙江與廣東的中部海岸,而且彼此範圍重疊,即使某個雷達站無法運作也不會「破網」。
        由於一旦開戰,雷達站必是敵人攻擊的目標,因此各雷達站除了駐有警衛部隊外,也有獨立的電力系統,更裝有誘餌天線,用來發射假電波,以防止敵人以追蹤雷達波的反輻射飛彈攻擊。但是再如何防範,還是不能保證絕對安全,因此E-2空中預警機的購入,對台灣空防安全的提升極大。每架E-2的功能相當於一座CRC,而偵測距離更遠於地面雷達,但是美國至今不肯出售資料鍊,使E-2與作戰司令部無法連線,功能打了不少折扣。
        雷達站的官兵生活十分辛苦,因為各站大都地處偏僻。以嵩山站來說,最近的民宅位於馬槽,走路得近兩個鐘頭,而位於雪山山脈、海拔2,000公尺以上的樂山站,更要從新竹開車走4小時的狹窄山路,各雷達站都有官兵因為車輛翻落山谷而殉職的悲慘故事。高山地區夏天雖然涼爽,冬天卻又冷又濕,長期籠罩在雲霧中。過去各站沒有一般民用電話,官兵的家裡出了急事,也很難通知道,幾乎與世隔絕。戰管部隊雖不像飛行單位那樣多采多姿,那樣吸引外人目光,但卻是不讓敵人越雷池一步的靈魂。

本網頁所有文章及圖片,未經同意禁止任何形式之轉載及刊登。
DEFENCE INTERNATIONAL

上一頁

 

 

 

 

 

海龍級潛艇首度曝光

編輯部 
        不知道是刻意還是巧合,在電影「獵殺U-571」熱賣的同時,國防部也首次對外公開台灣海軍最神祕的潛艇部隊,邀請媒體記者登上海虎號潛艇隨艦出海,並觀看艦上官兵進行戰備操演和生活狀況,也讓民眾了解台灣海軍的水下戰力。
        海虎號(SS-794)所屬的海龍級潛艇是1980年海軍「劍龍計畫」下的成果,當時據傳財務不佳的荷蘭RSV造船廠願意為台灣建造兩艘改良型旗魚級潛艇,並獲得荷蘭國會通過,結果遭到中共的抗議並降低外交關係,1983年迫於壓力取消建造後續4艘潛艇的計畫,海龍和海虎也就成為海軍唯二的珍寶。1987年底海龍和海虎陸續返國並相繼成軍,成為海軍二代兵力水下作戰系統的主力。
        這次記者們所搭乘的海虎號在1982年安放龍骨,1986年底下水,1988年4月9日交艦,3個月後成軍服役。曾參加過各種大型操演,進行反潛、佈雷、擔任假想敵等任務,並實施過4次為期30天的精實耐航訓練,1994和1997年還分別當選國軍模範連隊和艦隊戰力競賽總冠軍。
        在左營基地聽完簡報後首先參觀了潛艇模擬訓練系統,這套系統是當初向荷蘭潛艇時一起購置的,由於海軍所採購的是唯一的「改良型旗魚級」,因此這套模擬裝置也是全新的設計。這具模擬器主要是訓練潛艇上的舵翼操控台和潛航操控台的人員,所有儀器設備和潛艇上的完全一樣,並有液壓裝置可以模擬潛艇運動的狀態;訓練時由教官在模擬艙外下狀況,並透過麥克風和玻璃窗觀察引導學員操作。
        在人員訓練方面,艦上官兵幾乎都是自願到潛艇上服役,經過壓力測試、筆試、口試後擇優錄取,然後軍官進行13週、士官兵6週的新進訓練,取得基本合格簽證派艦服役後,再進行4至6個月的值更部位簽證和展開第二階段的專業訓練,總計軍士官要取得499項合格簽證,士兵43項專業簽證。另外,配合部隊訓練和維修週期實施人員再合格簽證和潛艇組合訓練,以維持戰力。
        由於受訓時間長、任務專業特殊、義務役役期縮短,潛艇上幾乎都是志願役的軍士官,以海虎號為例艦上只有8名義務役士兵擔任文書等較簡單的職務,而為了留住這些國家辛苦培訓的人才,幹部們都會輔導有意留營的士兵轉服志願役,一方面待遇加倍,一方面也能延續部隊的戰力。
        緊接著登上海虎艦,記者們從小小的艙口沿著梯子爬進船艙,馬上又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在這個窄小的密閉空間裡,最大的艙間是有5套桌椅可以容納40人的士兵餐廳,而走道、樓梯僅能容一人通過。記者們在艦上軍士官的帶領下輪流參觀了機艙、駕駛台和魚雷艙,機艙是海虎的動力中心,總共有420顆電瓶、3組柴油發電機、兩具主推進馬達,採單軸推進,平時在水面上或呼吸管航行時利用柴油機組推進並充電,在運轉時會產生噪音和高熱,不過潛航後以電力推動就幾乎寂靜無聲,而這也是現今柴電潛艇的推進原理。海軍發佈的資料寫著海虎最高速率12至16節,不過一般認為海虎至少能以20節以上的速度航行。
        如果說機艙是潛艇的四肢,駕駛台就是潛艇的大腦。位於帆罩的駕駛台是整艘潛艇的控制中心,雖然是20年前的設計感覺仍相當先進,共有5個部分,以順時針方向分別為海圖桌、作戰系統、潛航操控台和舵翼操控台,中央則為潛望鏡,大約15名官兵就在這個大約兩三坪大、充滿電子儀器的小艙間裡執行捍衛海疆的任務,以各種聲納和儀表航行作戰。
        潛航操控台故名思義是負責潛航時各項數據的管制;舵翼操控台則是駕駛座,分由舵手和翼手以方向盤控制潛艇的方向深潛;作戰系統是由5座相同的控制台組成,各有一具顯示幕,分別負責搜索、聲納比對、戰鬥系統控制等工作;架駛台中央則有兩具前後並列的潛望鏡,使用德國名廠蔡斯(ZEISS)的鏡片,前方的是搜索潛望鏡、後方的是作戰潛望鏡,兩具潛望鏡一樣,唯一的差別是作戰潛望鏡頂端有一具天線。
        魚雷艙是全艦最機密、也是唯一不能拍照的地方,尤其魚雷特別以塑膠帆布覆蓋不便公開。256戰隊長李肇鵬上校以幽默的口吻解釋如此神秘的原因:「如果敵人知道你外套裡藏的是衝鋒槍,一定不敢妄動;但如果是小手槍,那又另當別論了。」根據詹式年鑑的記載,海龍級的6管21吋(533公厘)魚雷發射管可以發射250公斤彈頭的魚雷,而魚雷型式一般說法是由德國設計、授權印尼製造的重型魚雷,全艦可裝載28枚。
        撇開機密的國家安全問題,魚雷艙也是艦上唯一比較寬敞的空間,當出海執行任務時,艦上官兵閒暇之餘就來此拉拉單槓、做一些簡單的個人體能活動,以維持身體健康。附帶一提,當潛艇泊岸時官兵們的體能活動是練「莒拳」,而且還排入課表!就算是陸軍也只有一些特別的單位才會練莒拳,潛艇兵練莒拳實在令人難以想像。
        在生活設施方面,一張單人床的艦長室算是五星級的,不過也才1至2坪左右大小,還要擺設書桌、內務櫃等家具。軍官寢室則為雙人床,與艦長室差不多大;士官兵就辛苦點了,他們必須在2公尺高的空間內隔成四層床,每張床大約180公分左右長,床頭還要放救生衣,內務櫃也只有小小的一格,最特別的是艦上只有48個床位根本不敷使用,士官兵和執勤人員必須輪流睡,並沒有自己固定的床位。在這不見天日的世界裡要分辨日夜只有利用潛艇內的白燈或紅燈來表示,白燈代表白天,紅燈則代表黑夜。
        由於空間狹小,全艦只有一間浴廁,包括3個馬桶和一間淋浴間,艦上官兵平常出海3至5天並不太洗澡,多半是等任務結束返航後再一次解決。由於潛艇是密閉空間,艦上的空調系統也還算不錯,這種生活方式對官兵們的健康不會有負面的影響。
        官兵們每天平均執勤兩次,每次4小時,這對於一般的官兵而言並不特別操,但是對潛艇上機艙的官兵就很難熬了。利用柴油主機推進時產生的高溫和噪音在密閉的空間裡更加難受,因此機艙人員都有戴耳罩以保護聽力。在潛艇上每天吃六餐,是為了供給執勤人員下哨食用,而艦上所能儲藏冰存的食物足以讓官兵吃一個月以上。當天招待記者的潛艇大餐包括烤雞排、青椒牛肉、鱈魚、青菜和湯,全部是現煮現炒,口味不輸一般咖啡廳的簡餐,可見艦上官兵的膳食並沒有因為生活環境特殊而有什麼不同。
        參訪當天的氣候不錯,能見度3至6海浬,吹西南風,風力2至4級、最大陣風6級,浪高3至5呎。啟航後以10節的速度航向左營外海,進行平衡下潛、呼吸管航行(約12公尺深)、呼吸管緊急下潛(約50公尺深)、聲納寂靜航行、戰備操演等課目。潛艇在海面上航行時感覺和坐船一樣,以5度下潛時就可以慢慢感受到壓力的變化,不過並不明顯。
        緊急時從浮航到下潛所有的作業和動作都必須在1分鐘之內完成,這就考驗了所有官兵平時訓練的成果。在艦上有一項特別的課目「缺員訓練」,這是為了在官兵休假、戰損、或未能達到滿編時仍能遂行任務的訓練,也因此每位官兵都必須具有多項專長,可以隨時替換遞補,雖然不可能像電影一樣幾個人就操作潛艇作戰,還是能利用部分的人員進行戰鬥。
        在潛艇上的生活比起一般的水面艦艇還要苦悶許多,官兵的心理需要較長的時間調適,不過也因此全艦上至艦長、下至士兵都緊密地結合成為一個共同體,算是國軍部隊中少數可以感受到生死與共的同袍之情的單位。幹部們表示,因為這樣在潛艦上服役的所有官兵都非常細心仔細,做任何事都會按照規定。舉例來說,即便只是到船舷邊也會穿好救生衣、扣上安全索,還會找其他弟兄在一旁顧著,就是怕發生意外折損戰力。
        此外,由於潛艇的任務特殊、危險性高,一般民間的保險公司並不承保潛艇官兵的保險,也因此待遇比一般單位高很多,比照空軍飛行員的加給;每月休假則是和其他單位一樣都是6天。艦上的官兵表示,對於電影U-571的內容感覺雖然誇大,但是他們感同身受,不希望自己的家人看這部電影,從這裡也可以看出官兵們心裡對這份工作與家庭之間的矛盾。
        當海虎進港即將泊靠水星碼頭時,特別讓記者們到甲板上呼吸新鮮空氣,此時一名同業半開玩笑的說:「海龍在定保,海虎帶我們出去玩,那誰在戰備?GUPPY嗎?」這雖然只是句玩笑話,卻也明白的點出了台灣海軍水下作戰能力長久以來的隱憂。面對中共龐大的潛艇部隊和台灣四面環海的天然環境,海軍如何提升反潛和水下作戰能力,仍會是未來難解的習題。

本網頁所有文章及圖片,未經同意禁止任何形式之轉載及刊登。
DEFENCE INTERNATIONAL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