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防衛誌 251 期(2005年7月)

   攻雖不足,守則有餘-淺論城鎮作戰 Military Operation in Urban Territory
<作者>作者:黃偉傑 ALL PHOTOS BY U.S.Army & U.S.Navy


        城鎮作戰不論在戰場環境和作戰目標上都和傳統野戰有相當大的差距,傳統野戰強調集中和衝擊力,各兵種需要在統一指揮下協同,捕捉敵之主力並施予打擊,但是在城鎮作戰中,各單位往往必須被迫分開,以小集團的方式各自為戰。
        同樣地,在城鎮戰中捕捉主力是一件幾近不可能的任務,因為所謂的敵軍可能根本就沒有任何可資識別的制服或者徽記。部隊在城鎮戰中可能要和看來完全無害的平民、叛亂部隊、偽裝游擊隊甚至是敵第五縱隊進行作戰。在這種敵我狀況渾沌不明的態勢下,部隊長要對部隊進行統制可說極端困難,因為不同的情資來源往往互相衝突,甚至常常前後不一。如果再加上命令傳遞的時間差,整個狀況可說是一團混亂。
        除了在指管通情上所產生的混亂之外,武器的使用也受到相當大的限制。根據近年來的區域衝突戰例顯示,城鎮戰的交戰區域中常會有大量住民。這對於火力使用構成了極大的限制。除非部隊長已經接到格殺勿論的命令,否則對於當地住民的安全仍須列入考慮。這代表大口徑火砲、密接空中支援和砲兵火力的使用都必須經過審慎評估,否則一次效力射所殲滅的可能不只是一個敵軍步兵班,還有不少平民會跟著陪葬。對於作戰部隊來說,這種附加損害對於爭取民心可說毫無助益,甚至可能會把現地住民都變成敵軍的地下工作者。
        城鎮作戰另一個特殊的地方就是民事作戰所佔的比例極大,而且不是等到戰鬥結束才執行,而是在一開始就必須著手推動。因為住民不僅會影響作戰,在某些時候還可能是影響作戰進行順利與否的關鍵。就算不能爭取現地住民的合作,至少也要讓住民不會成為敵方的掩護煙幕和情報提供來源。除了民事作戰之外,心理作戰在城鎮戰中也是相當重要的一環,如果和民事作戰配合得當的話,對於敵情資之掌握會有極大助益。
        由於城鎮作戰所受到的限制極大,牽涉層面又頗為複雜,因此大部分部隊長對於城鎮作戰可說是敬而遠之。但是在現今的狀況下,城鎮作戰已經有取代野戰成為主要作戰環境的趨勢,因此如何有效利用現有資源,並且引進新戰場科技來解決過去城鎮作戰的死角,已是各國軍方所積極著墨的重要課題。

無人載具與網路

        現代科技的進步已為城鎮作戰帶來全新的面貌,過去城鎮作戰最讓部隊長感到棘手的就是情資取得。由於住民地多為半封閉環境,因此傳統的情資偵蒐手段在城鎮中往往事倍功半。現代鋼筋水泥建築物與櫛比鱗次的公寓和高樓不僅嚴重妨礙視覺偵察,就算是先進的熱影像儀或前視紅外線系統,也常因城鎮地區複雜的熱源環境或是敵軍欺敵手段而難以發揮效力。
        因為城鎮地區空間狹小,因此過去要想摸清楚城鎮地區內部狀況的唯一辦法就是派遣輕步兵深入城鎮進行威力偵察,因為只有人才能夠深入建築物內部,用五感判斷環境威脅。這個方法雖然有效,不過代價卻很大,因為當步兵找到敵人的時候,往往就是踏進敵軍伏擊火力圈的時候。就算只是一次看來簡單的街道巡邏,步兵也可能隨時受到狙擊或是誤觸詭雷。更糟的是,步兵所面對的並不是明刀明槍對著幹的敵軍,而是躲在建築物內,甚或是混雜在人群中的游擊隊。
        不過無人載具的出現讓這項吃力不討好的任務有了新的解決辦法,拜現代微型化技術之賜,小型半自主無人載具的功能已非昔日吳下阿蒙。過去小型無人載具不僅需要使用者全程操控,而且所攜帶的感測器功能也相當有限。但是現在新推出的無人載具不僅具有半自主任務能力,而且感測器種類也從過去寒酸的可見光電視攝影機升級到低光度電視或前視紅外線,如果預算充足,要裝上熱影像儀也不是問題。
       在城鎮中使用的無人載具大致上可分為地面載具和飛行載具,其中飛行載具又可分為固定翼和旋翼兩大類。飛行載具的好處是能夠居高臨下,對整個區域進行快速偵察,不過如果是採用固定翼設計的無人載具,就必須考慮是否能夠在現今高樓林立的城鎮地區有效操作。
       另外固定翼式無人飛行載具在回收方面也需要特別加以考慮,除非是用過即丟的單次式載具,否則就得準備適當的回收裝備,這連帶會增加地面裝備的需求和操作成本,除非是營級以上建制的單位,否則要操作固定翼無人飛行載具會相當困難。
         由於固定翼無人載具在城鎮地區中操作性受到相當程度的限制,因此旋翼式載具就成為城鎮作戰用無人飛行載具的首選。旋翼式載具的優點就在於飛行機動性遠較固定翼載具來的高,除了可以在狹小的場地起降之外,更可以在定點盤旋,或是靠近高樓的窗戶觀察內部情況,甚至是要深入小巷檢查也難不倒旋翼式載具。
        雖然旋翼式載具看來極為適合城鎮作戰,但其實缺點也不少。首先,旋翼式載具的結構比固定翼式載具複雜,因此所需的操作和維修成本也較高。再者,旋翼式載具的航程和航速都無法和固定翼式載具匹敵,因此在大區域快速偵察的能力上也比較差。最後就是因為旋翼式載具的動力需要同時分擔起飛升力和前進動力,因此酬載量無法和固定翼式載具匹敵,連帶也影響到在一次任務中所能使用的感測器種類。
        和飛行載具相較之下,地面載具不論在成本和操作上的門檻都相當低,且地面載具可深入許多飛行載具所無法靠近的死角。例如即使是最小巧的旋翼式載具也無法飛入家屋,檢查樓梯間是否躲藏了的武裝游擊隊,但是經過適當設計的地面載具卻可以輕輕鬆鬆進入建築物,檢查屋子裡的每個角落。
        除了能深入死角之外,地面載具還可以充當定點監視哨,針對某些可疑區域進行24小時不間斷的監視作業。配合設計良好的影像監測軟體,在監視區域內的風吹草動都難逃地面載具的監視。這些技術其實早就在民間保全市場大量應用,因此轉換成軍用設計並不困難。
        地面載具一般來說可分為輪型和履帶設計,兩者各有優缺點。輪型設計的優點是成本低廉,結構簡單,而且行駛速度較快,不過對於地形的適應力較差,特別是在遇到落差過大的階梯或是瓦礫堆時常常無法越過。至於履帶設計的優缺點則剛好相反,不過由於無人地面載具的重量極輕,加上在城鎮操作時多為鋪裝路面,因此接地壓力的高低並不是重點,反倒是可靠度和加速性比較重要。除傳統設計外,近來還有利用機械腳和扭轉車體的多節式設計出現,雖還未臻成熟,不過由於具有極佳的特殊地形移動能力,因此已經有廠商推出採這種特殊設計的地面載具。無人載具雖然主任務為偵察,但是要加裝武器在技術上並不困難。特別是在分秒必爭的城鎮作戰中。
        為了避免這個狀況發生,目前少數具有攻擊能力的無人載具都必須由操作人員決定是否開火。但是這個問題在未來的城鎮作戰中將會更加嚴重,因為屆時無人載具要對付的可能不是車輛,而是會跑會躲的敵軍士兵,如果還要等操作者確認才開火的話,目標可能早就不見了。
        因此在可預見的未來,不論是否有無攻擊能力的無人載具都將具有更高的自主能力,這樣一方面不僅能減少基層部隊的負擔,另一方面也能讓無人載具有更快的反應速度。不過這也代表無人載具必須有更為完善的防呆設計,才能在系統失效時避免誤擊友軍。
        地面載具和飛行載具各有優劣,因此任務範圍常常是可以互補的。對於第一線的連、排級單位來說,一部小巧可靠的可拋棄式地面載具或飛行載具就足敷所需,而如果是營級以上單位,則可以配置數具固定翼和旋翼式飛行載具,提供作戰區域的即時影像情資,必要時還可以充當無線電轉接中繼站,避免因為高聳的建築物阻擋無線電波影響通訊。
        而如果是旅級以上的單位,則可以考慮增加如美軍全球之鷹或掠奪者之類等級的大型無人飛行載具,這樣不僅能提供整個作戰區域的宏觀情資,而且更重要的是能夠讓部隊長即時掌握部隊整體動態,避免因為戰場迷霧或情資傳遞錯誤所導生的作戰摩擦。
        使用無人載具最大的好處就是避免有生力量的無謂損失,一部無人載具的被擊毀了之後要不了多久就能再製造,但是一個訓練有素的軍人卻得花上至少半年的基礎教育和專長訓練時間才能補充,兩者之間的成本效益可說是高下立判。
        而且無人載具可以24小時執行任務,除了維修和加油之外不必休息,這對於需要長時間執行的城鎮作戰任務來說特別適合。利用無人載具所建構的監視網可以讓意圖藉由住民作掩護的敵游擊隊無法渾水摸魚。
        再者,無人載具所傳回的是第一手的影像情資,而且不會恐懼。當一個士兵要進入一棟可能藏匿敵軍的建築物內搜索的時候,心情之緊張絕非沒上過戰場的人所能體會。在這種巨大的精神壓力下,即使是訓練有素的老練士兵都可能會出錯,更不用說剛上戰場的菜鳥。如果這時有無人載具先行探路的話,不僅可以增加士兵信心,也能讓向來曠日費時的城鎮作戰變得更有效率。
        有了無人載具所收集的大量情資之後,如何將情資進行有效管理彙整就成為另一項重要課題。傳統的逐層回報方式在這種資訊過載(over flow)的狀況下往往只會貽誤戎機,因為等部隊長收到真正需要的資訊時,戰場狀況可能早就已經過時。
        另外在城鎮戰這種具有高度流動性的戰場中,每一支接敵部隊所遇到的狀況可能都截然不同,因此指揮官必須在現地下達決心,這樣才跟的上瞬息萬變的戰場情勢,而不是癡癡苦等上級下命令。換言之,在城鎮作戰中必須貫徹任務導向的指揮方式,這也代表戰場情資必須以更快的方式傳遞,而這就是建構作戰網路最能發揮威力的地方。
        藉由作戰網路,各單位都可以及時獲得情資,不用受限於傳統由上而下的情資傳遞方式,不僅讓作戰彈性變大,而且部隊長可以及時掌握所部位置,避免令人扼腕的友軍砲火事件發生。各單位的接敵位置能藉由作戰網路及時交流,藉以研判敵軍作戰意圖,而不是大家一起抓瞎。

戰甲車輛的角色

       傳統上都認為戰甲車輛不適合城鎮作戰,對於戰甲車輛來說,運動範圍嚴重受限,火力又幾乎完全無法發揚的城鎮地區的確是如同孫子兵法所言的絕地。但是事實上,戰甲車輛在城鎮戰中能夠發揮強大的協同支援效果,特別是現今城鎮地區多為鋼筋混凝土建築物,對於守軍來說僅需稍加戰場經營便可作為強固工事使用。
        根據美軍的南斯拉夫維和行動經驗顯示,輕步兵在掃蕩堅固鋼筋水泥建築物時若無具有大口徑直射火砲的戰甲車輛支援,除非冒險衝進建築物內部進行掃蕩,否則常常會被火力釘死又無計可施。肩射戰防武器的射手還是必須冒險探頭取角度,而且射擊位置還必須考慮到砲尾爆風影響,絕非如坊間好萊塢電影一般可以到處亂打。
        戰甲車輛在城鎮戰中最大的優勢就是裝甲防護和火力,面對據守鋼筋水泥建築物頑抗的敵軍,戰甲車輛可以用直射火力粉碎這些強固火力據點,不用步兵冒險在槍林彈雨中拼命。不過戰甲車輛在城鎮狹小的街道中也很容易遭遇伏擊,因此如果戰甲車輛要進入城鎮或住民地作戰的話,一定要有步兵伴隨。否則極易遭到敵軍伏擊。總而言之,戰甲車輛在城鎮作戰中是非常重要的配角,主要任務為充當活動碉堡。
        由於任務需要,在城鎮地區作戰的戰甲車輛需要強大的防護力和火力,就這兩項條件來看,最佳選擇非主戰車莫屬。不過由於主戰車的操作成本高昂,因此即便如美國這種財大氣粗的國家,也沒辦法拿最新銳的第一線M1A2SEP主戰車充當城鎮作戰用支援車輛。退而求其次的做法就是以汰換的二線主戰車作為城鎮戰支援車輛,這樣不僅成本低廉,而且可以物盡其用。在城鎮中作戰的戰甲車輛由於必須近距離對付躲在高樓中的敵軍,因此武器射角至少要達到40度才算合格,否則可能面臨看得到卻打不到的窘境。另外除了同軸機槍之外,最好還有一挺可以獨立俯仰迴旋的機槍,讓車長可以對意圖接近肉搏的敵步兵實施威嚇射擊。
        戰甲車輛在城鎮戰中是否應加裝反應裝甲和反人員榴彈發射器向來是見仁見智,贊成者認為在城鎮中作戰遭到攜帶行反裝甲武器命中的機率很高,因此應該加裝反應裝甲。至於反人員榴彈則可以直接攻擊戰甲車輛周邊的步兵,對於敵步兵有相當大的遏制效果。
        不過反對者認為在城鎮作戰中友軍步兵和戰甲車輛必須密接協同,加裝反應裝甲的戰甲車輛在遭到敵火命中之後反應裝甲爆炸所產生的破片會對隨伴步兵造成更大的傷害。而反人員榴彈發射器的狀況也是半斤八兩,在敵我交戰距離可能不滿100公尺的狀況下,反人員榴彈可能連自己人都都不放過。
        在城鎮作戰中,戰甲車輛的主要任務就是充當活動碉堡,為步兵單位提供即時火力支援,對抗敵堅強火力據點。而由於城鎮作戰的特性使然,戰甲車輛必須和步兵單位一樣分割運用。雖然這違反了裝甲作戰「只准集中,不准分散」的基本作戰原則,但是在地形分割破碎的城鎮地形中,分進合擊乃是迫不得已,如果應軋把部隊都擠在一起的話,反而更容易成為敵軍實施口袋戰術,甕中捉鱉的好目標。
        在進行城鎮防禦作戰時,戰甲車輛能夠扮演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角色。只要配合戰鬥工兵的急造工事和步兵單位的支援,一輛把守在路口的戰車就可以讓一整支敵軍縱隊暫時無法動彈。而由於城鎮地形的影響,只要配合適當欺敵與掩護措施,並且把握迅速轉換陣地的原則,即便敵軍擁有制空權也動不了戰甲車輛分毫。從南斯拉夫維和行動的經驗可知,即便是擁有完全制空權的聯軍再經過一番狂轟濫炸之後,仍然無法殲滅米洛塞維奇麾下的大部分戰甲車輛。
        城鎮作戰中的另一個問題就是敵我識別,對於守軍來說這個問題不大,半是對於攻擊者來說卻非常棘手。目前敵我識別技術仍然主要使用在機動載具上,但是在未來的城鎮作戰中,即便是單兵都需要良好的敵我識別裝置。這個問題可以從兩方面著手,一是加強現有戰場網路系統的回報能力,換言之就是讓B2CB2這類的戰場情資系統向下深入到排級甚至班級單位,而不是獨厚機動車輛。
再者,在單兵身上加裝簡易敵我詢答裝置也是未來的發展趨勢。不過這種構想必須克服諸多困難,其中一項就是如何製造出成本低廉又性能可靠的單兵敵我詢答裝置。地面作戰不比空中或海洋,不僅複雜地形容易遮蔽訊號傳送,而且單兵作戰時面對的惡劣環境也對電子裝備的可靠性構成嚴重挑戰。

結語
        台灣地區西部沿海都市化程度極高,幾乎已經到了城鄉不分的狀況。倘若台海衝突發生,城鎮作戰勢將不可避免。從美軍在自由伊拉克作戰的經驗可知,雖然科技已經讓城鎮戰不再是守軍的天堂,但是只要守軍能夠確實掌握游擊戰原則,避免輕攖其鋒,還是可以讓攻擊者進退失據,灰頭土臉。軍方近年來已經開始重視城鎮作戰,並且開始加強相關訓練。如果能夠統合地方後備力量,達成平戰一體,廣植後備的建軍目標的話,不僅能夠節約常備兵力用於機動打擊,更能強化城鎮防禦能力,爭取有利戰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