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防衛誌 259 期(2006年3月)

戰機升級案中的發動機換裝—再論台灣空軍F-16的改良

國防資源的分配-能否同時兼顧發動機及其他改良項目

Can We Upgrade Our F-16 Fleet Everything Simultaneously
作者:張明德

       由上一期的討論可知,F-16 Block 20換裝新的F100-PW-229發動機後,對於改善酬載-航程性能、提高空對地任務效率有較為顯著的效果,但對空對空任務的助益則不是很大。然而就算不換裝發動機,也仍有許多途徑可以提高F-16的任務效率。但從另一方面來說,若能夠同時採納這全部的改良,在改進航電、武器系統與C3I支援外,再換裝1F100-PW-229豈不是有相得益彰、相輔相成的效果?確實如此,但這就要考慮空軍是否有足夠的資源同時進行這麼多的改良項目,以及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又要如何取捨等問題。

 換裝發動機的費用

        每具F100-PW-229發動機單價約為400萬美元,根據美國空大陸民兵升級F-16 Block 42的經驗,該案換裝63PW-229發動機一共耗資3.32億美元,平均每架需527萬美元(含備用發動機費用分攤),換裝作業包括更換發動機、安裝相關的零件及系統檢測等。以這個費用作為基準,則對空軍所有現役的F-16 Block 20進行發動機換裝,約需台幣250億元,如果只換裝一個聯隊(60架),也需要將近110億元。

 空軍當前軍事投資狀況

        戰機升級首要的是確認需求與經濟性,若經濟上無法負擔,則一切都是空言,而若沒有準確的確認需求,將資源投入優先程度不高的項目也會造成浪費。至於空軍是否有足夠的資源進行F-16的發動機換裝?首先可以確定,以國內目前政治生態及發動機換裝的規模,換裝的經費來源只可能是年度預算,而不可能來自特別預算。因此我們以軍方未來5年的軍事投資預算額度作為估計的基礎,如表1所示:

        由表1可知,空軍自200610年間預定的軍事投資總額約在2,700億左右,也就是每年平均500600億,但這筆經費需先扣除之前編列的跨年度計劃每年所需分攤的200多億元(如博勝案、長程預警雷達等),新計劃可用的總經費大約只有2,000億左右。以過去的經費分配狀況估計,空軍在年度軍事投資總額中能掌握的份額大約在1535%之間。但鑒於陸軍多項耗資龐大的計劃也預定在未來5年內開始執行(如攻擊直升機、輪型裝甲車等),空軍預算可能會遭到相當程度的排擠。

        可以大致判斷,空軍未來5年用於軍備投資方面的總經費最多在500700億台幣左右,平均每年約100150億,除非國防預算在未來能有顯著的提高,否則這個數字只會少而不會多。以上述數據為基礎,可得出F-16換裝發動機需要的經費大約會佔用空軍未來5年軍事投資總額的4050%(換裝全機隊),或是1520%(換裝60架)。

        一個明顯的事實是:國家不是只有軍方要用錢,軍方不是只有空軍要用錢,空軍不是只有F-16要用錢,而F-16本身也不是只有換裝發動機這個項目需要經費。雖然F-16已經是目前空軍的戰力核心,在空軍未來的軍備投資中F-16也是主要的項目。但考量到空軍已有許多預定在近期內執行的項目,以目前的預算狀況而言,僅僅為了F-16換裝發動機,就消耗掉空軍未來5年高達1/21/5的預算,恐怕會有很大的疑慮。

以表12來看,除非犧牲空軍已有的其他計劃,或是擠掉其他軍種的部分軍購項目,又或是提高年度軍事投資的總額度,否則要在未來5年的軍事投資預算中擠出F-16發動機換裝所需的100250億元,顯然存在極大的困難。

        而且目前的預算還存在一項變數,若3,000多億的軍購特別預算在政治壓力下被改列為一般預算,雖然政府已宣示將提高國防預算總額,但在當前困窘的財政環境下,這個宣示能否兌現是一大問題,在還沒見到實際經費編列前不宜做出定論,且作業維持與人事預算方面的缺口也可能吃掉這些增加的預算,原列在一般預算中執行的軍購案要不受到排擠恐怕是不可能的。最糟的情況是空軍在接下來的78年內均無法推動較大型的軍購案。

 取捨—航電與武器優先

        由預算狀況可看出,空軍明顯難以同時兼顧F-16所有的升級項目,顯然必須對這些項目作出取捨。而在航電、武器系統與發動機等升級項目的優先順序方面,由前面的討論可以很容易的得到應以航電與武器系統優先的結論。事實上各F-16使用國也都是做出類似的選擇,對於發動機換裝是否真為「極具效益」的升級方案,就算不由技術面進行分析,由以下3個「常識性」問題的答案中也可看出這個問題的關鍵:

        除了美國空大陸民兵正在執行的F100-PW-229換裝外,是否有任何其他F-16用戶採用換裝全新發動機的升級方案?答案是否。有換裝大推力發動機需求的F-16用戶主要是使用F-16A/BF-16C/D Block 25/32/42等機型的15個使用國,這些機型目前都是使用F100-PW-220/220E發動機,合計約有近1,000架服役中。但除美國空大陸民兵替其3Block 42聯隊(各1個中隊)換裝F100-PW-229外,「沒有」其他F-16用戶選擇換全新發動機。

        在目前的23F-16使用國中,準備執行航電或武器系統升級計劃的用戶有多少?扣除採購最新的先進型F-16Block 50/52+)與Block 606個國家外,剩下的17個使用國中至少有11個都有替其F-16機隊升級航電與武器系統的計劃。

        在目前各國推出的F-16升級方案中,是否有任何方案將發動機換裝項目包括在內?答案還是否。在MLUCCIPCUPIDF-16 ACEFalcon One5個現有的F-16升級方案中,都只包含航電、武器升級與機體翻修項目,最多也只有MLU透過升級套件把原來的F100-PW-200升級到-220E,增加發動機可靠性而已。

        由前述3個問題的答案可知,絕大多數的F-16用戶都不打算更換推力更大的全新發動機,但近70%的用戶都願意升級航電與武器系統,航電與武器系統升級優先的態勢非常明顯。就連多數航太廠商也是抱持這種看法,所以在目前已有的5F-16升級方案中都沒有列入換裝新發動機的項目。

        雖然換裝發動機確實有種種的利益,但發動機廠商顯然不能說服現有的F-16用戶接受換裝全新的發動機,多數F-16用戶仍然認為舊型的220/220E已足敷使用,只需升級航電與武器系統即可滿足未來的需求。就是對220/220E的另一大用戶—F-15戰機來說,目前F-15使用國中也沒有任何一個有將220/220E換成229的打算,但是全部的使用國卻都有升級航電與武器系統的計劃,同樣也是做出捨發動機更新而就提升航電與武器的選擇。

        總而言之,在全球目前18220/220E發動機的使用國中,只有1個使用國內的1個用戶選擇將舊款發動機換裝為新的229,換句話說在4,000多具現役的220/220E中,實際上被229直接替換掉者還不到1.5%,剩下的4,000多具在可見的未來都將繼續使用下去,最多只會做翻修與延壽的工程而已。因此所謂換裝新發動機「效益極佳」的說法顯然不能說服絕大多數的用戶。各國國情雖然不同,但不同國情的國家卻都做出相似的選擇,似乎也能反映出某些「普遍」事實。既然市場上對廠商提出的換裝新發動機建議普遍反應不佳,台灣似乎也不必急於去作換裝的先行者。

 可行的F-16升級方案

        雖然替F-16更換全新發動機不適合成為空軍的優先投資項目,但鑒於中國空軍實力不斷增強,為維持兩岸空軍間的技術平衡,升級F-16也是勢所必然,就算不換裝發動機,提高任務效率的需求仍是存在。然而在國家財政困難,軍費困窘的現在,空軍也必須針對不同的財力狀況,制定彈性的升級策略。就這點來說,我們暫時可先不考慮美國是否允許出售,先把目前F-16 Block 20可選用的升級項目作個列表,如表3

        3的升級項目可以風險高低分成3大類,這裡指的風險是財務風險而非技術風險。上述項目都是已被F-16採用,或是經證實可與F-16順利整合,在技術上並無太大的風險。

1)低風險升級案

任務電腦升級至MMC-7000標準。

導入JDAM

導入WCMD

導入空對面武器延伸射程套件。

導入600加崙大型油箱。

        更新任務電腦所需費用不高,但卻能提升數倍性能,估計將整個Block 20機隊現在使用的MMC-3051任務電腦升級到MMC-7000的標準大約只需1,5001,800萬美元,應不會超過台幣6億元。至於JDAM套件單價則約70萬台幣上下,WCMD套件單價還不到30萬,就算是大量採購費用仍然很低。且台灣空軍的通用炸彈與集束炸彈庫存甚多,只需購入改裝套件即可,又可省下不少費用。以目前傳出的1,500JDAM套件採購案計算,總共也只需10億台幣左右。JDAM能使F-16 Block 20在現有的小牛飛彈與雷射導引炸彈外,進一步獲得不受雲霧、天候干擾的全天候精確打擊能力,執行空對面任務時可有更具彈性的打擊手段。

        不過JDAMWCMD套件雖可以相當低的成本取得精確打擊能力(嚴格說來WCMD不算精確武器),但仍有投射距離太短的問題,載機仍需承擔相當大的風險。這個問題可透過加裝洛馬的長射或是阿勒尼亞.馬可尼的鑽石背套件來解決,改裝後的JDAM-ERWCMD-ER高空投射距離可達6572公里以上,且這些套件也能用在通用炸彈或雷射導引炸彈上。

        這幾個項目所需費用都不高,空軍以年度預算就可以承擔,不管是分到12年或是34年的預算中分攤,各年度負擔都很輕,財務風險相對較低,若美方准許出售,排入200610年的預算應無太大問題。

        2)中風險升級案

導入JHMCS頭盔顯示系統。

導入AIM-9X短程空對空飛彈。

導入AGM-88C HARM

導入AGM-84L魚叉II式飛彈。

導入JSOW等距外遠攻武器。

導入外銷版ASQ-213 HTS莢艙(HTSE))。

導入飛彈接近警告系統。

F100-PW-220發動機翻修、升級。

        所謂的中風險升級案指的是裝備單價稍高,雖大致還在年度預算可應付的範圍,但只能少量分批採購,拉長時程以降低預算壓力。如AGM-88C原先傳出的需求量為100枚以上,但這需要超過100億台幣的預算,因此後來的消息是首批只有20枚。考量到這些裝備都相當重要,雖昂貴還是必須設法購入,如JHMCS/AIM-9X是抵銷中國Su-27近戰優勢的關鍵裝備。另外空軍雖已向美國爭取HARM的輸出,但在財力允許下仍需設法爭取外銷版ASQ-213 HTS莢艙(HTSE)),才能使在「距離已知」模式下發射HARM,大幅擴展有效打擊距離,降低執行防空壓制任務(SEAD)時的風險。HTSE)目前的價格仍不明朗,不過空軍也無須多買,只要購入可滿足1個中隊使用的數量即可。

        具有攻擊沿岸及港口海上、陸上目標能力的AGM-84L魚叉II式飛彈據說也是空軍預定購入的裝備之一,但鑒於全新飛彈價格昂貴,較好的方式是透過升級套件,將現有的AGM-84A升級到魚叉II的標準,可省下非常多的經費。

        至於JSOW則是徹底解決F-16執行空對面任務遭遇高風險問題的關鍵,無動力的JSOW-A/C就有75公里以上的射程(美國國防部承認實際射程可超過113公里),而在美軍的大量採購下,其價格也還在可接受的範圍內。不過空軍若能取得"長射""鑽石背"等延伸射程套件來改裝JDAM,則對JSOW需求的急迫程度就會降低。此時空軍需要的將是射程250300公里級的長程陸攻飛彈(需受國際飛彈技術管制機制MTCR300公里射程限制),若能取得這類武器,則以F-16的航程,空軍將能對北起山東、南至廣東沿海150200公里範圍內的大陸境內各要點實施打擊,且F-16還可在中國海岸線外100150公里或更遠的距離外投放武器,無須進入中國陸基防空飛彈的防區。不過引進長程陸攻飛彈的最大問題是美國輸出的政治風險太高,空軍可能連射程較短的JSOW都無法獲得,雖然波蘭、土耳其與新加坡都已獲得購買JSOW的許可,但台灣可能還要靜待適合的時機。

        至於飛彈接近警告系統(MAWS)則可讓F-16取得對被動導引飛彈的預警能力,進一步提高戰機生存性。這方面可參考歐洲國家的做法,如使用Terma整合有MAWSPIDS整合掛架,降低改裝難度及對機體的衝擊。不過目前1MAWS的費用大約在3050萬美元左右,以空軍的預算狀況,若決定引進,最多也只能以每年1中隊的速度安裝。

        本文雖對F-16換裝全新發動機有所質疑,但隨著服役時間的增加,現役發動機的部件也會持續老化,因此替現有的220換裝改進部件,延長服役壽命並降低維護成本仍是必要的做法,如美軍正在進行的F110發動機服役壽命延長計劃(SLEP)、F100發動機的數位電子發動機控制系統(DEEC)升級計劃都是典型案例。翻修升級現有發動機的耗費比更換全新發動機便宜7080%以上,另考量到220/220E的用戶量非常龐大,空軍也可與全球其他用戶同步行動,進一步降低成本。不過空軍的F100發動機操作時間還不會太長,除非臨時發現重大問題,否則相關的翻修升級作業應可等到2010年以後再進行。

        3)高風險升級案

導入AIM-120C7先進中程空對空飛彈。

射控雷達升級。

換裝F100-PW-229發動機。

        高風險升級案指的是費用極為高昂的項目,難以在空軍現有的預算額度內支付,必須擠掉其他軍種的採購案才有機會購入。關於發動機前面已談了許多,以下只簡單介紹飛彈與雷達兩項。

        AIM-120C7採用新型商用處理器,並改進了系統軟體及雷達信號資料鏈,使飛彈的電子反反制能力大幅提升。另外C7由於採用了更緊湊的尋標器,導引艙長度縮短15公分,因此飛彈得以換裝一部長度更長,推力更大的火箭發動機,大幅提高了動態射程。然而受到雷達追蹤性能的限制,Block 20現在裝備的APG-66V3AIM-120C5的射程都已無法完全發揮,更不用提AIM-120C7(可能只有裝備AESA雷達的戰機才能有效發揮C7的射程)。另外APG-66V3也沒有SAR模式,因此Block 20目前在執行精確打擊任務時只能依靠AAQ-19神射手莢艙辨識與標定目標,但AAQ-19易受雲霧影響,惡劣天候下的效能不佳。這方面或許可以考慮諾斯洛普格魯曼公司正在進行的APG-66VXAPG-66VX是提供給F-16 Block 10/15MLU用的升級型,基本上就是在APG-66V2/V3的基礎上,換裝APG-68V9的天線、接收機/激勵器模組(MoRE)與通用雷達處理器(CoRP),及1部由(V9修改而來的發射機(MDT),可大幅提高偵測距離、追蹤精確度與平均故障間隔,可能也會擁有APG-68V9SAR功能。

        不過不管是升級雷達或是更換新雷達的費用都相當高,AIM-120C7的外銷價可能會高達780萬甚至近百萬美元左右。APG-66VX由於換裝了相當多的部件(幾乎沒剩下多少原來的部件),軟體也須重新撰寫,費用肯定也會超過百萬美元,比全新雷達便宜不了多少。至於換裝F100-PW-229發動機更是所有升級項目中最昂貴的一項。除非空軍能說服陸軍放棄一些預定採購項目,或是國防預算真能有實質成長,否則這幾個項目要擠在現行年度軍事投資中恐怕非常困難。

        持續性項目

作戰飛行程式後續升級。

Falcon STAR結構強化。

現有裝備的後續增購。

        這幾個項目是無論如何都要執行的項目,OFP是航電系統的核心,是驅動一切航電與武器系統的關鍵,所有的升級都會牽涉到OFP的修改。至於Falcon STAR結構強化則是確保F-16長期服役,維持飛行安全不可或缺的要素,目前已有10多個F-16使用國加入Falcon STAR計劃,空軍也應仔細評估Block 20機隊的服役狀況,適時參與該計劃。

        至於現有裝備的後續增購主要是指MIDS-LVT終端機與AIM-120飛彈等2項,空軍在2003年購買的機載版MIDS-LVT終端機僅102套,只能裝備1F-16聯隊,因此當務之急是盡可能籌措經費增購MIDS-LVT,使整個主力機隊都能融入空軍未來以Link 16為基礎的空防體系。增購MIDS LVT的作業或許可排在博勝案的後續階段中完成,無須空軍自行編列。另外目前僅200枚的AIM-120C5存量對於高強度的空戰消耗來說恐怕相當不足,也需評估是否有增購的必要。

 選擇—航電與武器升級優先、制空優先

        如前所述,戰機升級最重要的是確認需求與經濟性,以免將將資源錯誤投入到優先程度不高的項目上而造成浪費。以空軍目前的經費狀況來看,在預算大餅無法做大的情形下,要同時容納發動機與航電、武器系統的升級就算不是完全不可能,顯然也是極為困難,必須有所取捨是顯而易見的事。若放棄換裝發動機,則同樣的100250億預算將足以因應前述全部的F-16低風險升級項目,再加上大部份的中風險升級項目,成本效益顯然比換裝發動機要高的多。反過來說若為了發動機換裝而犧牲這些項目,所付出的機會成本顯然過高。

        就算是退而求其次只替半個聯隊換裝新發動機,以讓這30架戰機擔負長程打擊任務,但這至少也要5060億元的費用。且同樣的問題還是存在,這60億元可以有更具效益的運用方式。若空軍要成立長程打擊部隊,則透過前述的其他改良項目,甚至是把經費挪給中科院研製雄2E飛彈,成本效益都比換裝新發動機好讓F-16去硬闖大陸防空網高。且若只換裝2030架,購置費用雖然降低,但因無法達到經濟規模,由單位操作成本來看也不見得划算。

        就空軍而言,在這些升級項目中無疑當以加強制空能力為優先,這方面Block 20已有相當的水準,包括Link 16、主動中程空對空飛彈、拖曳式誘餌等BVR空戰必備裝備都已完成或正陸續完成整備,接下來只要納入JHMCSAIM-9X就可補足近戰方面的不足。不過AIM-9X目前仍相當昂貴,空軍還需評估這幾年的預算情況再決定購入時機,至於更昂貴的新雷達恐怕要等到2010年後才能考慮。另外除非空軍能夠、願意且經費也足以負擔換裝AESA雷達,否則AIM-120C7對空軍的意義並不大。

        至於在提升空對面能力方面,除非能獲得長射程的距外遠攻武器,否則F-16僅依靠現有的雷射導引炸彈、小牛飛彈或是近期可能購入的JDAM,都必須面對突穿大陸防空網的問題,就算能取得HARM來協助壓制大陸陸基防空兵力,風險仍是過高,替彈藥加裝長射或鑽石背套件延伸射程也只能解決一部份問題。且小規模襲擾的效果不大,然而一次包括SEAD與其他掩護兵力在內的正規打擊任務,就會耗掉空軍相當大的可用戰力,在高強度的台海戰事中,空軍在空防壓力下是否有餘力來進行這樣的打擊是一大疑問。需仔細評估以F-16強攻大陸防空網這種戰術的得失,精算跨海打擊大陸重要目標是否真能延緩其犯台時程,還是反而會加速自身戰力的消耗。畢竟面對大陸以S300為基礎的陸基整合防空系統,就算是美軍也是會以匿蹤飛機或距外武器來開路,而不是讓非匿蹤戰機來與其硬碰硬。

 較適當的換裝發動機時機

        前文已從效益、戰術與國防資源分配等多個角度論證了發動機換裝不適合成為空軍F-16優先升級項目的種種原因。但本文並非完全否定F-16換裝新發動機的可行性,只是反對將其列為優先項目。在必要的航電與武器系統升級均完成後,若財力許可,且F-16當時仍有持續改良的剩餘價值(需注意屆時壽限可能只剩一半),則換裝發動機也是可行、「但非必然」的選擇。以目前的預算狀況,為不干擾其他項目的執行,更換時間最快也要等到201012年以後。

        但在某些條件成立時,則將發動機換裝的優先順序提前亦無不可,這些條件包括:

        1)空軍獲准挪用其他採購案的經費。「假設」空軍能說服陸軍放棄採購新型攻擊直升機,則空出的數百億元預算將足可因應上一節提到的所有F-16升級項目,替整個F-16機隊換裝F100-PW-229所需的250億經費也有了著落。或是陸、海軍放棄金額相對較低的採購案(如M109A6、光華六號等),也可挪出讓一部分F-16換裝發動機的費用。

        2200610年的國防預算增加到GDP3%,且增加的預算額度都必須能投入軍事投資與作業維持兩個項目,而不是耗費在人事預算的無底洞上。

        3)大幅調整空軍兵力結構,簡化操作機種以降低操作費用,如此即可將節省下來的維持經費挪用到其他項目。

        4)由(3),若空軍決定簡併操作機型,並引進額外的F-16來作為填補戰力間隙的過渡機種。再假設額外引進的F-16決定選用229,鑒於229與現役220發動機間的共通性很低,基於統一後勤的觀點,若經精算可確認統一發動機型式帶來的效益能抵的上換裝的費用,則替現有的Block 20換裝同樣的發動機,對降低全機隊壽期成本也會有一定幫助。

        5)發動機廠商願意給予空軍更多的優惠,包括給予台灣採購發動機金額100%的工業沖銷額度(註4)。另外當空軍F-16將現在使用的220換為229後,廠商必須「免費」代為處理換下來的220以及庫存的零附件。鑒於國際上目前仍有超過4,000具的220/220E服役中,空軍換下來的這170多具220仍有相當的市場價值,因此發動機廠商必須出資買回這些換下來的舊發動機,或是將金額折抵在新發動機的換裝費用上。由於空軍的220 平均使用時間並不太長(最長的使用時間只有8年左右,實際損耗需視TAC值而定),或許可以折抵新發動機換裝23成以上的費用。

        第(1)、(2)點只要滿足一個,就可解決換裝新發動機的財源問題。不過第(2)點還要考慮到一但3000多億軍購特別預算改列一般預算,將會對這個方式造成排擠,可能就算預算總額增加,空軍也無法從中獲得多餘的預算來替F-16實施升級。而第(5)點則是無論如何都必須滿足的條件,既然絕大多數的F-16用戶對換裝發動機都不感到興趣,因此要說服台灣成為世界上第2個在中古F-16上換裝229的用戶,廠商多表示些誠意應不為過。至於(3)、(4)兩點的實施難度較高,需要克服的政治阻力恐怕不下於(1)(2)兩點,目前或許還不是適合的時機。

        4100%沖銷額度雖超過台灣法律的要求,也比美國對外軍售的一般行情高,但這是發動機廠商自己要去說服美國政府與國會的問題,以該廠在美國政、軍界的影響力,應是頗能樂觀其成之事,我們不必替廠商傷這個腦筋(最多是繼續用舊發動機)。

 結論

        現代戰爭是戰鬥體系與體系間的對抗,而戰鬥體系是由載台、武器、人員與組織等多種軟、硬體要素所構成的複合體,單一載台上某個元件的效能只是影響戰鬥體系整體作戰效能的諸多因素之一,著眼點需放在戰鬥體系的整體效能,刻意貶低或誇大某單一元件的重要性都不恰當。因此戰機升級計劃最重要的考量就是評估各項目對戰鬥體系效能帶來的影響,需考量的是各升級項目對整體效能帶來的增長程度,而非只注意飛機的飛行性能。

        任何國家空軍的資源都是有限的,在審定升級計劃的項目時須考量到各項目的成本與獲得的效益是否相稱。舊機升級的意義在於以有限的經費投入來提高性能,儘可能發揮中古機體的剩餘效益,在經費限制下,必須在升級項目間作出取捨,只能力求在滿足戰術需求的前提下,使中古機體在升級後具備可滿足使用需求的足夠性能,而無法追求最好。發動機由於費用昂貴,更換的代價往往是必須犧牲大部分的航電裝備,因此用戶必須在更新航電或發動機間作出抉擇。

        顯然的,應置於優先的升級項目就是在經濟可負擔的前提下,對戰鬥體系整體效能的助益最高者。而就當前的空中作戰環境來說,改進航電與武器系統對戰鬥體系效能所帶來的增長,明顯高於更換1具推力更大的發動機。因此在戰機升級計劃中以航電與武器優先是各國通行的原則,除非原來的發動機含有重大的缺陷,否則在舊發動機尚能滿足需求的情形下,換裝全新發動機是極為少見的選擇。

        就空軍而言,由於國防資源捉襟見肘,要面面俱到是不可能的,對戰機升級項目必須做出取捨也是顯而易見的事。而現有4種主戰機種的發動機顯然都沒有「立即、明顯」的重大缺陷,除F-5E/F使用的J85外,其餘發動機均無壽限將近的困擾,而除早期的IDF外,發動機推力不足顯然也不是空軍各主戰機種所面對的主要問題。在當前的情況下,換裝發動機不但收效甚微,其造成的經費排擠反而會使真正的升級成為不可能。在可就此歸納出一個常識性的結論:「經費充裕時,發動機應是最後1個納入升級的項目;經費拮据時,則發動機應是第1個被剔除出升級計劃的項目」。

 

軍事家-全球防衛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04 DIIC
本網頁所有文章及圖片,未經同意禁止任何形式之轉載及刊登。

DEFENCE INTERNA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