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防衛誌 260 期(2006年4月)

核武與核子戰略發展

歐洲國家的核武戰略

Nuclear Weapons And Nuclear War
作者:范仁志

 英國的核戰略與核戰術

        由於整個冷戰英國的主要國家利益與美國相同-箝制蘇聯避免歐洲大陸遭到統一,在英國試爆核彈後,美國也把許多核武器放置在英國基地、甚至租借給英國人進行英美各一把鑰匙的「雙鑰」共同操作,保護英國本土與歐陸基地的安全;所以英國的核戰略原則上是與美國同進退,一度也派遣轟炸機與美國轟炸機輪班待命,隨時準備轟炸蘇聯。

         英國戰略戰術核攻擊機所攜帶的核彈,通常也是混裝美國核彈與英國核彈,在西歐前線更是以美國核彈為主,讓英國擁有世界第三核強國的面子;只是美國核彈頭的啟動需要美國指揮官的鑰匙,英國核彈則可以自行搬運裝載,因此英國常常抽調西歐前線的英國核彈到世界各地。

        而隨著國力上的變化,英國人的戰略核子武力從1964年高峰期時,誇稱僅靠自力便可摧毀蘇聯200個以上目標、足以讓蘇聯失去20世紀國家水準的程度,逐步滑落到冷戰末期,只剩4艘使用64枚北極星A3飛彈的彈道飛彈潛艇、摧毀1664個戰略目標的程度,數量的變化象徵了英國的衰落。

        雖然英國在1980年代後期決定引入美國三叉戟飛彈(先是C4,後更換為D5),提升打擊目標數與打擊範圍,但隨著冷戰結束,英國人進行戰略收縮,不再需要這種程度的戰略武力,最終於1998年解除核子武力的戒備體制,從2小時內可以打擊指定目標,延長到需要1週準備時間,宣告英國冷戰戰略時代的結束。

        而在英國戰略核子武力的技術發展上,英國自己發展服役的只有空用核武器與核彈頭而已;陸基彈道飛彈在1954~1992年間由美國供應陸基戰術核火箭、以及1958~1963年間由美國提供戰略彈道飛彈,自己研究的沒有服役。而與美國合作的空射戰略彈道飛彈天弓(Skybolt)取消後,1962年協議由美國提供北極星A3型潛射彈道飛彈(不含彈頭)取代,因此英國於1969年之後,用潛射彈道飛彈代替戰略轟炸機的核嚇阻任務,戰略核武只剩潛射彈道飛彈。所謂的「核武鐵三角」,英國從來不曾同時擁有;但在美國的強力支援下,他們或許也不需要擁有。

        而英國的核武在歐洲的核戰術任務、以及非歐洲的國際戰略任務中,因為英國不像其他核武國家那樣以各種道德或政治原因自綁手腳,本土又有美國的核武保護傘保護,加上退下來的戰略轟炸機、不適合潛射彈道飛彈使用的重型彈頭、與航艦戰鬥群的核攻擊機,紛紛轉任非北約任務,他們的核武就發揮了不少戰略作用,這個運用彈性是其他核武國家未曾作到的。

        說來,英國人比別的國家更懂得「武力是政治的工具」這條規律,不管哪種核武、甚至是傳統武器的使用與展示,通通具有戰略意義,沒有嚴格的戰略核武與戰術核武、以及核戰爭與傳統戰爭的分際。這種核武運用思維,與其說是美國核戰略思維的變體,不如說是與蘇聯核戰略思維類似的產品。因此,在英國為主的事件中,英軍可以常常抱著核武去恐嚇他國,也可以把核武裁撤到只剩戰略核武,因為這對英國的用兵方式沒有差別。只有配合美國的作戰中,才有戰略戰術的分類法。

        1960年英國先將使用美國的Mk7核彈、與坎培拉(Canberra)輕型噴射轟炸機的部隊,改編成戰術核武部隊,部署在德國以面對華約組織;1962年美英協議之後,一部份3V轟炸機(勇敢式﹝Valiant﹞、火神式﹝Vulcan﹞、勝利式﹝Victor﹞),加上海軍航艦的彎刀式(Scimitar)、海盜式(Buccaneer),也加入了戰術核武部隊的行列。

        不過轟炸機的航程再長,航艦戰鬥群的續航距離更長,這些戰術核武部隊便紛紛攜帶英國核彈,轉用在地中海與印度洋的戰略任務。雖然二次大戰後英國從殖民地撤退,但是英國與這些前殖民地間還有政治上的聯繫──大英國協,以及相關條約的羈絆,必須在海外維持龐大的兵力,保護國協各國;而且地中海區與印度洋區在1970年之前也還是皇家海軍負責的勢力範圍,美國此時並不積極介入。對於經濟沒落的英國來說,維持這些地方的軍事實力已經是一個越來越沉重的負荷,而核武正是一個取代傳統兵力的廉價方案,少量傳統兵力與核武兵力的嚇阻力,大於或等於大量傳統兵力。

        這時的熱點,一個是東地中海週邊,另一個是馬來亞。英國將轟炸機部署在賽浦路斯,以因應黑海、東地中海及北非局勢;另外也在印度洋的馬爾地夫部署轟炸機,隨時可以因應局勢朝中東、地中海與馬來亞調動。

        越共與印尼共黨的活動激烈,西方認為這是蘇聯慫恿中共去鼓動與支援這些區域的共黨活動,其中印尼共黨甚至積極入侵大英國協之一的馬來西亞,協同馬來西亞共黨活動,因此英國出兵協助馬來西亞剿共。1962年到1970年之間,為了阻止印尼政府出動正規軍偽裝的游擊隊,大規模入侵馬來西亞以統一婆羅州,同時可能也有嚇阻中共的意味,英國派遣核轟炸機進駐新加坡;某些情報源甚至聲稱他們在1963年到1966年間,攜帶了10顆──當時英國半數──核融合彈「Yellow Sun」、配合48顆核分裂彈「Red Beard」一起進駐,加上海外派駐航艦戰鬥群攻擊機攜帶的Red Beard,經常以演習對印尼進行核威嚇。

        相對於美國在越戰的失利,英國在馬來西亞的剿共就成功得多,游擊隊的勢力很快衰落,馬來西亞政府最後得以穩定;而核武的威嚇,阻嚇了馬共的外來支援,在英國剿共成功的背後,確也有其貢獻。這兩段同時期同類型的戰爭,卻有截然不同的結果,弱者勝而強者敗,在國家戰略層面上,其實很值得研究。

        但在1970年之後,英國撤出蘇伊士運河以東的部隊;1975年英國也撤出了賽浦路斯的核轟炸機部隊。從此之後,除了航艦戰鬥群上的WE177系列第二世代多用途核融合彈外,英國的戰術核武幾乎都留在西歐使用,印度洋與中東則成為美蘇爭奪的戰略空白區。

        1982年的福克蘭戰爭,由於中南美國家大部分支持阿根廷,英國為了避免戰線擴大,因此在對外宣示交戰區的同時,也出動了彈道飛彈潛艇,嚇阻其他中南美國家在交戰區以外介入,侷限戰爭的規模與範圍,運用方式與1960年代在東南亞的方式相同。雖然英國無法阻止其他國家支援阿根廷,但確實沒有國家敢在交戰區以外偷襲英軍,英國艦隊與轟炸機隊得以安然進入交戰區。還有若干傳言指出,英國的2艘航艦當時還攜帶少量WE177核彈,以備不時之需,但無法證實。

        在中歐的戰術任務方面,繼承坎培拉與3V轟炸機的,先是1971年的海盜式、然後是1972年的幽靈式戰機,197576年間他們由美洲虎所取代,搭配剩下的火神B Mk.2,最後在1985年交棒給龍捲風IDS,與德義兩國同型機執行相同的任務。至於皇家海軍,1978年傳統航艦雖然全數退役,換上戰力比較差的VTOL機航艦;可是海獵鷹(Sea HarrierFRS Mk.1與海王式(Sea King)都可以使用WE177系列多用途核彈(對地、對海、反潛),核打擊能力並不比過去的傳統航艦差。

        不過冷戰結束後,英國全面裁撤核武,1992年核砲彈與長矛(Lance)飛彈的彈頭歸還美國,1995年宣佈英國核炸彈將於1998年全數退役,英國的核攻擊機隊從此成為北約各國核攻擊機隊的一份子,只攜帶美國製核彈,為北約共同利益而服務,獨立英國核戰術部隊的歷史至此終止。

        現在英國的核部隊只剩下射程12,000公里的三叉戟II D5飛彈,保持隨時148顆彈頭外海巡弋的體制,以備不時之需。但因為潛艇可以航行至世界各地、飛彈射程長,體制上解除戒備後等於把戰略核武戰術化,可以因應需求修改目標位置,因此英國核武還是保有全球打擊能力。

 法國的核戰略與核戰術

        二次大戰後的法國在要求美國提供核技術不遂、以及蘇聯/英國相繼進行核試爆後,也展開了自己的核計劃。第四共和時代,法國先進行核基礎技術與核能的和平研究,1958年戴高樂上台、第五共和建立後,才把先前的研究轉為核武的生產,並於1960年試爆法國的核彈。

        當法國的核彈試爆成功後,不同於依附美國的英國,戴高樂想建立法國為美蘇以外的第三勢力,避免1956年蘇伊士戰爭攻擊埃及卻被美蘇制止的羞辱;不過,此時法國海外殖民地還沒放棄的、也已經看得出統治期來日無多,所以法國基本上並沒有英國般的海外勢力負擔,核戰略與核戰術均以本土防衛為主,尤以對抗蘇聯的意圖超過對抗美國。

        而在戴高樂「強大光榮的法國」、「軍事中立」政策之下,退出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當然是當務之急,隨著1966年法國自力設計的有效核彈頭投擲載具幻象Ⅳ(Mirage Ⅳ)轟炸機服役,法國趕走了北約的部隊與核彈,還造成美國與法國關係的緊張;同年的陸基核彈道飛彈、與1967年的核彈道飛彈潛艇相繼服役,法國的核武鐵三角完成(不過彈頭要到1970年代才全數安裝),戴高樂的願望算是初步達成。

        但法國核彈數量在1960年代結束也才只有36枚,不要說比不上均已有數萬枚核彈頭的美蘇兩國,甚至只有英、法、義、土等國儲放北約核彈頭數量(英德數千顆、其他國家數百顆)的零頭;法國第二世代核武的氫彈也才在1968年試爆,第三世代核武根本還沒有影子,即使開始拼命增產,以及研發可由戰術機與短程地對地火箭投擲的戰術核武,但這種實力如何構成第三勢力?

        法國的核戰略就是針對這種問題而構思。法國不可能建立一支相當於美蘇的核部隊,但在兩極世界的架構中,如果蘇聯受到法國主動核攻擊後的損失大於一定程度,則美國將具有對蘇聯予取予求的能力,這時就算滅了法國也於事無補,反之亦然;而假如先主動出擊的是蘇聯,法國也必須保證能有一定毀滅力的核武殘存,加上蘇聯主動出擊時消耗掉一定數量的核武,之後蘇聯剩下的核武力量與國力總和還是會過度降低,以至於只得任美國予取予求,反之亦然。

        因此,法國並不需建立一支與兩強相等的核武力,只要其核武力──不論是主動出擊還是遭到第一擊後殘存的部分-足以影響兩強的平衡,就可以擁有兩強均不敢輕視的影響力;唯一的問題是,需要擁有兩強核武力的3%還是5%,各種兵力的比例各是多少,以及核武啟動條件而已。戴高樂的構想是將法國聖地化,只要敵人可能入侵法國便啟動核攻擊機制主動攻擊,但不過問無意入侵法國、僅入侵德義等北約國家的敵軍,保留一個政治上緩衝的空間,不讓法國陷入必然捲入兩強戰爭的狀況。

        至於核打擊的目標,限於投擲技術,戰略核武是以對方的大城市與工商業中心為主,屬於「城市打擊」層次,特別是陸基彈道飛彈,與其說是建立以攻擊敵人核兵力,不如說是以其存在消耗敵人的核兵力,在戰略上價值更大。攻擊軍事目標的戰術核武,除機載核彈外,射程僅及德國境內,是在蘇聯地面部隊侵入到被認為可能威脅法國國土時才使用,摧毀蘇聯的裝甲部隊先鋒;但以德國與法國關係之差,也有人──特別是德國人──懷疑這是法國意圖摧毀德國之舉。而這些戰術核彈道飛彈設計上特殊之處,在於安裝於戰車底盤上,提高機動性與生存性,但不具備空降部隊運用能力。

        這是一種弱國的核戰略思維,甚至連遭到敵人毀滅時、能消耗掉多少敵人兵力,都成為戰略計算的一部份,以集體自殺能消耗敵人多少力量,再留下可以不用動手的政治空間,威嚇敵人不敢動手,而不是建立與敵人差不多的實力去硬碰硬的威嚇敵人。在這個時代中,即使被人嘲笑法國的核戰略是躲在美國核保護傘下囂張,因為美國不可能不理會攻擊法國的核彈,但這種戰略確實相當有效。雖然法國核戰略名義上後來進行過幾次轉換,但原則上一直都還是這一套戰略思想的延續。

        至於戰略武力以外的戰術核武力,則是由幻象Ⅲ E、美洲虎與軍旗式攜帶,主要使用於歐洲週邊,沒有像英國那麼精采的海外部署紀錄。這是因為法國必須緊縮核力量,以提升本國在歐洲核對峙狀態下的地位,提供歐洲各國第二把核保護傘。相較於依靠美國核保護傘而到處向外佈置核兵力、帶有擴張性質的英國核政策,法國的核政策則帶有很強的收縮性,這種對比反映了海權國家與陸權國家在戰略思想上與戰略運作上的對比,相當有趣。

        而二次大戰後法國的軍事建設與軍火研發體系,與戰略思想相同,相當具有政策上的一貫性與連續性,各項武力的建設雖緩慢但有序,因此法國核武部隊的實力,在整個冷戰時期中穩定的增強,技術也穩定的進步,特別是緩慢下水、但每艘都有技術改進的核彈道飛彈潛艇部隊。冷戰結束時,法國已成為歐洲僅次於蘇聯的核子強權。

        1969年戴高樂下台之後,法國開始改善與美國及北約的關係,本來以兩個超強為目標的核戰力,轉而針對威脅比較大的蘇聯設定,1970年代甚至積極加強與北約的合作。這是因為法俄兩國爭奪歐洲陸上霸權的歷史敵對性,以及蘇聯強大的地面部隊比較可能威脅法國安危之故。

        而當法國姿態放軟,美國也就承認既成事實,轉而與法國進行核武科技的交流,不過目的是監控法國核武技術的層次,出售的也只是火箭發動機噴嘴之類次系統、或技術顧問等知識出售,不像英國是戰略夥伴,大方到整枚飛彈都可以出售。

        因此,法國核武發展雖然擁有相當大的自主性與連續性,不過在技術層次上卻一直都低了一截,飛彈不管是射程還是命中精度都比較低,核轟炸機/攻擊機的作戰半徑與生存性只有戰術機的層次,冷戰結束時彈道飛彈才到美蘇第二世代的水準,正進行第三世代MIRV級武器的研發。即使在1984年以後法國的核彈頭數超過了英國,但是以實際核戰力來說,法國在1998年英國取消核警備體制前,還是不如英國,更不用說法國沒有洲際彈道飛彈這個事實,使得法國的全球核打擊能力,列於5大核武強國的最低階。

        唯一能讓法國揚眉吐氣的,在於空射超音速巡弋飛彈ASMP,法國核武力的驕傲。雖然以射程而言,ASMP只相當於美國的SRAM或英國的藍鋼(Blue Steel),是射程80300公里級的短程飛彈,但因為多了可程式化彈道,以及高達3馬赫的巡航速度,ASMP擁有最強的穿透能力,也加強了發射母機的生存性;而且使用體積緊緻的超音速衝壓發動機,使得此型飛彈可由戰術機攜帶,執行戰略任務,任務彈性相當的高。

        冷戰結束後,由於兩大超強進行戰略核子武器的裁減,因此法國也跟著進行了相應的兵力裁減,從1991538枚的高峰開始下降,陸基彈道飛彈也已全數裁撤,並加入了先前遲遲不加入的禁止核試爆與核擴散等國際限武條約,但是在兩強核武庫裁減到與法國相當的規模前,法國依然將保持獨自的核武能力。

 中共的核戰略

        相較於其他4個核武強權,中共的核戰略,最接近「虛聲恫嚇」這個成語的意義。之所以會如此,一來是因為他們的國力與技術,至少在20世紀內,都是5大國中最低的,所以核武的生產部署與更新都很慢,1999年之前部署的都還是第一世代彈道飛彈,發射前要原地立定數小時到一天整備,數量也很少。

        二是中共的敵人一直都不是兩個超強之一而已,真要與兩個超強為敵,必須要射程達8,000公里的飛彈才能打擊歐俄、射程達12,000公里的飛彈才能打擊美國本土,也只有長程飛彈與潛射飛彈才能有效打擊,具即應性的海基戰術核兵力(航艦或核巡弋飛彈)根本不存在,少量彈頭要針對誰,必須看局勢而定,所以核武目標很難預先設定。三、其國土被超強針對性的前進基地、如日本、台灣、越南、蘇聯遠東地區所包圍,技術上中共的兵力無法突破這些前進基地,而且很容易遭到超強的先制打擊。

        所以,中共的核戰略不僅只能是「城市打擊」,而且是城市打擊中最低檔次的一種,甚至連學法國以集體自殺的方式、削減對方國力到不足以對抗另一強權的能力都不具備,只能希望對方會因為不願意犧牲34個城市、一兩個師團陸軍、或一兩艘航艦,而放棄毀滅整個中國的機會,說來還是要靠兩大超強的核保護傘才能求存,不能一對一與超強對抗。不過,至少中共還擁有有效的投射載具,可以威脅世界各國,因此還能算是5大核強國之一。

        但在核彈道飛彈潛艇與可靠的核轟炸機/攻擊機出現前,中共有效的核攻擊武力,只有第一世代的核彈道飛彈,不僅需要一天以上的時間立定備射,而且CEP還高達10公里,打擊一個目標只靠一顆飛彈的可靠性太低,這要如何確保核單位的生存性與有效性?

        還好中共特殊的地理歷史條件,提供了有效的彈道飛彈保護機制,那就是山洞。世界知名的雲門石窟、龍岡石窟,是在龐大高聳山區中的一堆大型山洞,都是在絲路貿易鼎盛時期花無數人力與長時間挖的,把彈道飛彈往其中幾個山洞一藏,只要洞口做好保護,上面的土石比任何人工掩體都要安全;然後該處考古人士與考古工程眾多,分布範圍又廣泛,很難藉由衛星或空照及時判定大量的人工活動是哪種屬性,以及飛彈藏在哪個洞中,這是非常好的掩護。

        雖然中共曾經考慮過在北京附近興建巨大的人工飛彈掩體,但受限於國力,最後還是選擇老祖宗留下的產物,而且事實上這也是全世界最堅固的掩體,因為中共有著世界最高的山脈與高原。同時,為了讓彈道飛彈能藏入這些山洞,中共特別設計了搬運車,使得飛彈發射必須物品都可以用一堆車直接拖著走,這使得中共超美趕蘇,成為世界上最早擁有現役機動式長程核彈道飛彈的國家,即使僅限於短程定點移動,而非長程機動。

        當然,第一世代彈道飛彈與火箭相同,必須在拉出掩體後立定才能垂直組裝與充填燃料,單節的東風3型還可以在4小時之內完成,多節的東風45型勢必要耗上一天,就算掩體防禦力高,離開掩體的時間太長還是太危險。因此中共早期進行商業火箭發射時,都是順便訓練飛彈部隊人員,在火箭發射場當場組裝火箭與衛星,而不是在無塵室內用精密儀器組裝,這件事情讓很多顧客為自己衛星是否會出問題而嚇出一身冷汗。

        1981年東風45型的正式服役、與1988年夏級核彈道飛彈潛艇的成軍,宣告中共第一世代核武鐵三角的完成,不過中共核武部隊的即應性還是5強中最差的一個,因此中共隨即展開第二世代、技術上相當於美蘇第三或第四世代核武的研發。縱使冷戰已經結束,但中共因為自己核部隊的技術水準還只相當於1960年代早期的美蘇、數量更不待言,遠不能滿足與超強對峙時的自保所需,因此中共雖然可能已經停止生產武器級高濃度鈾元素,但在核武器的研發生產方面,一般認為中共並沒有停下腳步,這就造成了鄰近諸國的不安。

        1999年中共改變了商業火箭的發射方式,應該是意味著,中共第二世代陸基彈道飛彈已經到達可服役階段,中共再也不用靠商業火箭發射來訓練飛彈兵了。這是一個警訊,意味著中共終於擁有具實戰能力的核子兵力。

        可是美國在冷戰後進行反彈道飛彈科技研究,雖然聲稱只是針對戰術飛彈、或少量長程飛彈,但中共可以威脅美國的長程飛彈數量也是很少、某些資料甚至聲稱只有個位數;而中共空軍飛機性能上的低落,也只有戰術彈道飛彈具有攻擊力的事實,更使得中共擔心美國反彈道飛彈技術的發展,不是只為箝制北韓,同時也是要解除中共對美國的威脅,破壞中共對美國僅有的那麼一點威嚇力。

        所以,中共對於反彈道飛彈議題均擺出了強硬姿態,還用大量生產彈道飛彈與加速研發的方式,表達中共的立場。中共擺給美國看的這些作為,卻也構成21世紀東亞區域緊張的要素之一。

 其他國家的發展與小結

        除了前述的5大核子強國(含獨立國協諸國)外,印度、以色列、南非、巴基斯坦都擁有或曾擁有核武,台灣、北韓、伊朗、伊拉克、敘利亞、利比亞、阿爾及利亞、瑞典、羅馬尼亞、南斯拉夫/塞爾維亞、巴西、阿根廷等,也曾經可能、或現在依然可能擁有核武研發計劃,但由於其國際政治影響力與核武投射能力的不足,其核兵力不具備前述5大核強國的全球影響力,僅具備區域性戰略意義。

        而從核戰略與核戰術層面分析,它們的核武器也只是單純的政治武器,嚇阻戰爭的爆發;當成戰略武器使用則數量太少,當成戰術武器使用則投擲手段不易配合,除了以色列可能有比較像樣的核戰力以外,其他國家就像1940年代的美國,根本沒有核戰略或核戰術可言,而它們微弱的核兵力其實也不足以談這些。至於唯一的例外以色列,由於敵人太多,其核戰力足不足夠也是一個問題。

        北約與華約國家幾乎全數也都曾擁有自己的核攻擊部隊,以投射美蘇供應的核武;其中若干國家如德、義,甚至自力研發核武投擲兵力,如龍捲風IDS戰機即曾為北約主要的核攻擊機,只差核彈由超強供給而已,只要能躲過超強的監視,它們很快便可以成為具備有效核戰力的核大國。

        蘇聯崩潰後,核武庫看管不嚴的問題,曾經造成核武強國的一陣恐慌,但是在美國為首的諸國強力追查之後,目前流失的核原料問題已經不再被人所提及,但這意味著問題已經解決、亦或是有野心國家暗中保存此物,則是誰也不知道的疑問。

        而為了避免這些恐懼與猜疑,增進世界和平,有些區域選擇以國際條約方式棄絕核武。如中南美洲、大洋洲、東南亞國協諸國、非洲49國等區域,便分別於1967年、1989年、1995年、1996年簽訂非核條約,宣告不擁有、生產、與發展核武;而獨立國協目前除了俄羅斯以外,也都已經成為非核國家;而且還有停止生產武器級核物質的條約,從根本限制核彈頭數量增長的可能性。從理想主義的角度來說,這是棄絕以戰爭手段解決國際紛爭此一陋習的一大進步。

        只是,從世界各地不斷的動亂、以及美軍到處出兵的現狀來看,人類要棄絕戰爭,只怕還有好一段路要走;而在這一天到來之前,維持世界秩序的強國間,大概也不可能放棄核武這個可以毀滅國家、甚至是人類的最終手段。

 

軍事家-全球防衛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04 DIIC
本網頁所有文章及圖片,未經同意禁止任何形式之轉載及刊登。

DEFENCE INTERNATIONAL